百万首页 |新闻 |产品 |分类 |供求 |商家信息 |招聘 |相册 |资讯 |知道 |商家 |随便看看
普通会员

深圳市奥纳科技有限公公司

贴片电容、安规电容、可调电容、钽电容、贴片电感(高频绕线电感、高频薄膜电感、...

产品分类
  • 暂无分类
联系方式
  • 联系人:李先生
  • 电话:0755-85293010-8006
  • 手机:13632654895
站内搜索
 
相关信息
  • 暂无资讯
正文
藏宝图 媒体 以人民的名义 泸县中学生死亡欠国人真相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17-04-28  浏览次数:

  接下来泸县的表现更令人失望。把认定为谣言的视频删掉可以理解,但对于来采访的中央主流媒体采取层层阻扰的方式激起了更多人的不解和愤怒。毕竟展现辟谣自信的最好方式是向媒体开放。

  果然这条当地政府部门发布的信息,并没有让多数人信服,反而一石激起千层浪,让各种传言、谣言乱飞。

4月4日,记者好不容易突破制约跑了20多公里村道前去采访死者的爷爷奶奶和同学时,被跟随的“尾巴”招来一批镇村干部,实施各种暗示威胁干扰,迫使采访对象不敢说真话。

  对于“一个住校中学生非正常逝世”如此存在巨大舆情爆破能量的事件,泸县政府公布的调查结果,未免有些“粗线条”:

  但逐渐事情的发展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在官方舆论场与民间舆论场的“撕裂”中,这起原本可能并不复杂的区域性突发事件,发酵升温成全国人民都关注的群体性事件。

  当天关于死者死于未成年人的校霸敲诈、殴伤毙命的说法,“孩子母亲冲进殡仪馆发现孩子后背有大面积青紫,手部肘部有伤痕”,以及证实这些说法的视频散播在网络和朋友圈。

当日上午6时左右,泸县太伏中学一学生(赵某,男,14岁,初二学生)在住宿楼外死亡。

前方记者4月3日赶到当地展开调查。在距离太伏镇数公里外,车就被拦下,两辆警车拦住路口,禁止一切车辆进入。记者迂回步行数公里才进镇,在太伏中学门口看见街上站满了人,一排戴着头盔的警察将人隔开,学校大门两边有上百名警察将人隔开。

  前面说“现有证据排除他人加害死亡”,后面又说具体死亡原因还须尸体检验后确认,逻辑混乱,引人得出“死者系坠亡”是片面简单之结论。

  4月2日,“泸县发布”公布:

当记者提出采访死者母亲时,县政法委书记李盛春表示找不到人,问手机说没有死者母亲电话,www.20448.com 媒体揭郭振玺敛财术:连报4天负面逼迫,问地址说不清楚地址。

  但这并不意味着在情感比事实更重要的“后事实”时代,真相就不重要了,相反,它更需要的是及时、完整的信息公开才能遏制谣言的扩散。如果案发时能够第一时间启动公正调查,今晚香港马会开奖结果直播,而不是急于发布死因结论,那么也不会由此引发舆论不满。而之后在舆论逐渐失控时,如果第一时间公布案情调查进程,而不是急于展开维稳,情况也不会如此之混乱。

  在社交媒体时代,整个社会已经进入了“后事实”时代。“后事实”是牛津词典评选出的2016年度词语,指的是人们的言论观点更容易受到情绪和个人信仰的影响;塑造人的思想的不再是事实,而是情绪。也即,人们只会相信那些他们愿意去相信的所谓的“事实”。

  最近热播的反腐大剧《人民的名义》中有一个细节可供泸县借鉴。在第五集,京州市大风厂工人与拆迁队爆发激烈冲突,导致工厂突发大火,引发流血事件。随即谣言四起,京州被推上舆论浪尖,“死了多少人”“警察动手”的谣言甚至已传到国外。

  没来得及求证视频是否属实,但在官方没有公布校内监控,得不到完整的公开的真实信息的情况下,民众只能在网络上满足自己的猎奇心理,而视频被认为是认知事情真相的牢靠依据。

经公安机关现场勘验、尸表检验和调查走访,赵某损伤符合高坠伤特征,现有证据排除他人加害死亡,具体死亡原因需依法按程序待家属同意后尸体检验确认。县教育局已牵头对学校常规管理情况开展调查。

  原标题:以“人民的名义”,泸县中学生死亡事件欠国人一个真相

  有网友将泸县事件与这部剧联系在一起。“早已成为舆论风暴了,还是固步自封,妄图用老方法解决新问题,活生生把自己树立成了失败的典型。移动互联网时代,慎用手中的权力去压制,多学学一些舆情处理的案例,实在不行多看几遍《人民的名义》五、六集。”一网友说。他们只是希望通过自己微薄的力量,愿真相大白,逝者安息。

  曾有官员做过比喻,一个事件引发汹涌舆情后,官方是采刹车的,媒体是踩油门的。官方与媒体如果没有相互配合,事情很可能会走向失控。对媒体采访的层层防范,让所有人都看不懂:泸县究竟在怕什么?

  面对这起爆炸式舆情事件,京州市立即采取应对措施:向媒体开放,借主流媒体发声;召开媒体发布会,市委书记就网上的传言和公众关心的话题一一作答。整体表现可圈可点。

  一个花季少年的突然逝去,令人悲伤。官方信息并没有公布死亡原因,自然引起当地人议论纷纷。

  4月5日,新华社记者在《三问泸县中学生死亡事件:拿出澄清谣言的事实需要多久》一文中写道:

  不是将调查进行及时公开,不是去反思权威发布为何失去公信力,泸县政府强行删除的行为让民众更难以接受。对于谣言、民众的质疑,泸县政府或许百口莫辩,但在整个舆情的引导上,他们明显忽略了一点:

  事情发生在4月1日,泸县宣传部公号“泸县发布”称:

  14岁、中学生、校园、非正常死亡,这些字眼罗列在一起,让四川省泸县太伏中学从4月以来,就成为全国舆论的风暴中心。

  4月3日,随着大众不断的质疑声,“泸县发布”布告,00901彩霸王本港台 2017年宾大沃顿中美峰会在费城举行,严厉打击网上诽谤、传谣等违法行为。此前网络上许多疑似谣言的图像、视频被一同删去。

责任编辑:李鹏

  事实上,过去无数事件已经证实了一个铁律:对重大事情舆情采取“只堵不疏”是行不通的。从2015年8月天津港的爆炸事故,到2016年7月河北邢台洪灾,无不如此,“舆论溃堤比洪水泛滥更可怕”。